苏悟

[微博ID:_苏悟]
团兵/BruceDick/Cablepool/JayRoy/SinHal
有洁癖

:)

薇薇与蒲公英:

说真的,不分场合随便用“屌”字来代称迪克的,请取关我。
我没说不能用,只希望最起码注意场合。
以及,如果你不是粉,你还这么说的话,我就直接当你是黑了,就这样,不接受反驳意见。
我要为我自己图个清净。



[AO3无授渣翻]Familiar

#团兵#

原作:bluebacktabber
翻译:苏悟

-渣翻,渣翻,渣翻。
-OOC全怪我。
-别扭MAX。
-抱歉拖了这么久...
-Thanks for reading!

里维看着坐在桌边专心写文件的艾尔文。

而后他觉察到了一些东西。

不是惊讶,不是尖锐的痛苦,也不是炮声湮灭后耳中的嗡鸣。感觉不是信号枪引发的强烈反映,也一定不是骨头碎裂的硬脆响声。

正相反,那像是听见了下达的命令后的微微颔首,取缔惊叫的视线,长久而无声的注视。在他们之间确实有一种需要被互相认可的微妙关系,是在他静直站立时被非常、非常细微的短暂停顿或是脉搏的跳动所撼动。像是站在战场上,像是双足踏在土地上的安稳,像是深知黎明总会冲破束缚而归。

艾尔文停下笔,重新审视他的报告文件。里维看着他将纸堆叠成一沓后,艾尔文抬头看向了他。

凝视里充盈着热忱。

他知道了。

或许他一直都知道。

里维本可以用几秒钟的时间跨出五步走过去,也可以转身走出办公室。但他什么都没做,直挺挺地盯了回去。

艾尔文细细打量着他。

"来。"

里维伴着克制的渴望走出了那五步,停在他面前,不知道该说些什么。艾尔文的手覆上他的,坚定且温柔。里维等待他的进一步动作,但他只是在看着他,看似单纯又好奇。里维明白了,艾尔文也在等着他。他向他倾身过去就像他对他所做的那样,他们俯身面对彼此,保持一种不会破坏现状的平衡。里维能看到艾尔文眼里不确定的捉摸阴影,随着似有若无的点头允许将疑虑散尽。

艾尔文吻着他手腕的内侧,将他拉过来在唇上交换一个柔软的吻,并且——这触感十分熟悉,就好像他早就知晓了这种感觉。这使他血压升高,面颊发烫。一种层层叠加的炽热,一种独特的渴望,让他探索着渴求更多,缠绕脖颈的吻让他觉得自己快要融化,无法抵抗。

他不能思考——也不想思考——关于在如果他死掉之后他自己该怎么办,他踏足的土地依然存在,白昼与黑夜依然互相追逐更替,哦,是的,如果他们能保存下任何的东西,他们想留下这些。

在种种最不堪的记忆里,他们至少有这些用来回忆。

-END-

[AO3无授渣翻]Seasons' Grieving Ⅱ: Winter' s Snows

#BruceDick#

原作:BradyGirl_12
翻译:苏悟

预警: ※主要角色死亡※

-渣翻,渣翻,渣翻。
-OOC全怪我。
-Thanks for reading!

-----

风雪横跨大地,在冰凉的冬日里狡猾的刺骨。

漆黑枯枝指向天空,寂静守卫着这无声之地。石天使像冷眼相待,翅膀折叠,在雪中屈膝下跪。

光亮色块点缀着墓地,青枝绿叶,花朵斑斓,矮小灌丛和树木依旧装饰着一周前圣诞节中的耀眼花圈。

布鲁斯是那天暴风雪后在墓地中唯一的孤独灵魂。

暴风雪过后天空总是出乎意料的湛蓝。身着昂贵的黑色风衣,红色的羊毛围巾——一份来自迪克的礼物,让他站在精细雕琢的黑色石头前面保持温暖。

THOMAS AND MARTHA WAYNE

LOVING PARENTS

RICHARD 'DICK' GRAYSON

LOVING HUSBAND

雪飘落在墓碑顶上,在天使像头上围成花环,在他们的翅膀上熠熠生辉。

即便是在几个月后他仍需强迫自己去祭奠。

他呆在城中大楼平顶上的房屋,韦恩庄园已经关闭,黑暗冰冷。迪克不在,暖光也不再。布鲁斯是个恋旧的人,但他忍受不下了。

-----

布鲁斯坐在草坪旁的长椅上,温暖的阳光抚摸他的脸颊,而他凝视着大海。春天的微风轻掠过草地。他觉察到了阿尔弗雷德的靠近。"这很难解释,"他说,他知道阿尔弗雷德在听。"当我的父母死去时,它让我承担起我的责任,迫使我经受数年的训练,甚至去到远方,游历学习。然后有了蝙蝠侠。"他看到海鸥俯冲进水里,衔出一尾鱼。"现在迪克离开了,是时候让他也退休了。"

"先生?"

布鲁斯久久地盯着翻涌的波浪。"一个开始,也是终结。"布鲁斯平静的叹息,他的冷静残忍地取缔了强烈的痛苦。"安排好关闭庄园,阿尔弗雷德。我听说每年的这个时候欧洲都很可爱。"

一会小会儿停顿,然后,"好的,布鲁斯老爷。"

阿尔弗雷德离开,布鲁斯还凝望着海。

-----

布鲁斯·韦恩在他的爱人葬礼后停留了数月,同时也有为蝙蝠侠的同伴——罗宾的公开葬礼。布鲁斯不想在蝙蝠侠消失的同时离开。

虽仿佛身置地狱深处,他仍在守护着哥谭。

几个月里,陆续有访客来到庄园,他对他们示以欢迎,对他们的关心表达谢意,但他什么都感受不到。啊,他尤其欣然于克拉克日常有规律的来访,只是进行普通的交谈,不会尝试劝说他让他改变想法,只是简单的谈话,偶尔是超级英雄间的谈话,甚至有时会谈及迪克和罗宾。

一切看起来都很好,但是当麻木不堪后第一波汹涌的伤痛消散,麻木感卷土重来。可能是因为疼痛太过锋利又令人苦恼,如果不用它来作抵挡,他的身体系统将会全线崩溃。

所以他维系着表面的平静,有时还有些笑容,谈论琐碎的爱好。克拉克是个很好的朋友。戴安娜,芭芭拉,吉姆也是,当然,还有阿尔弗雷德。戴娜和奥利会顺路来看看,罗伊迷失于哀伤。

在他父母死后,他的体内有个巨大、粗糙的破洞,灌满了翻涌不停的痛苦,那些每分,每时,每天,每年都在驱使他的痛苦。

痛苦随着年月的流逝而渐渐消减,但没有预警地再一次迸发,伤口溃烂。

由那个从小孩子长为成人,美好的人所带来的光与暖本已经赶走了它们。

现在迪克离开了,他的生命留在了战场上,布鲁斯感到一片虚无。

没有遗憾。

没有泪水。

没有悲伤。

他从内里开始腐朽空洞,情绪冲刷而过,自制力藏匿了起来。人们同情有这样的事情发生的人,布鲁斯·韦恩很少在公开场合露面了,用着他熟悉的方法伪装自己,提议想在托斯卡纳的别墅或是在法国的房子里独自生活一段时间。克拉克有时会来拜访,他与美国正义联盟的其他成员作为代表团出现在电视和计算机上。他依旧出资支持着联盟。

他再没过于留意哥谭的新闻。

布鲁斯站在墓前,在雪上放下一捧红黄相间的玫瑰。暗绿的叶子在朴素的颜色里十分鲜明,春天的颜色点染于冬季的雪。

一条深红色的绸带横穿过空地,罪孽的猩红切割开纯粹的白。

记忆流动漂泊在入睡的黑夜和不眠的白昼。好的,或者是坏的,但现在任何一个都不能再唤起他的泪水,或是欣喜。

当你变成了一个被挖空的空壳,所有事情都变得无关紧要。

是不是迪克太过于活泼、耀眼,所以在他离开布鲁斯的时候就已灼伤了他?布鲁斯需要那火光与温暖,然而现在,只有掩藏在灰尘中的余烬。

瑟琳娜在他和阿尔弗雷德即将开始旅行前见过他。不像记忆里第一次见面那样,被她的魅力所吸引。悲伤的微笑,在他的脸颊上留下一个吻,希望他一切都好。

布鲁斯伸出手伸出手,裹着手套的手指描摹拼凑成迪克名字的字母。多年来困扰他的噩梦最终一点点褪色,那些充斥着破碎珍珠和鲜血的梦境很少出现了。

相反,他现在看到染血的红色短上衣,空空的黄色披风,他低吼着惊醒,但他的爱人不能在那里安慰他了。

他不确定到底是什么让他在新年底回到哥谭,他原本计划在第一个祭日时回来,一定有些重要的东西迫使他回到这里。他离开韦恩大宅前在庄园里面漫步,但现在它已经成为了陵墓。

没有欢快的孩子气的喋喋不休,没有少年清脆的笑声,没有存在于书房或蝙蝠洞里轻松舒适的伙伴关系。

爱意无存。

仅仅是...等待。

等待死亡。

等待重新寻回已失去的爱人。

还有一个被重新接受的爱人。

布鲁斯转身走远,只有他的靴子踏在雪上的清亮回响。

-END-

[AO3无授渣翻]Solitude/荒野

#SinHal#
#NC17注意#

原作:amanounmei
翻译:苏悟

-没粮吃心慌慌。
-渣翻,渣翻,渣翻。
-不好吃...[心虚]...
-OOC全怪我。
-最后一小段是把刀,私心去掉了。
-Thanks for reading!

Summary: 大概就是作者用三十分钟撸完了这篇,别怪ta...

[↓走链接]

http://m.weibo.cn/5822947461/3984825020768691?sourceType=sms&from=1066095010&wm=20005_0002

[AO3无授渣翻]Never gonna leave this bed

#JayRoy#

原作:benzydamine
翻译:苏悟

-渣翻,渣翻,渣翻,全篇别扭。
-OOC全怪我。
-就当我还活在梦里。
-第一次翻译字数过千。
-Thanks for reading!

Summary:
Some nights were easy. Some others were more complicated. There were also a few nights alone.
And there was that particular night. A night both Roy and Jason would never forget.

-

夜晚既放松又舒适。

他们躺在床上,让肢体在纠绕缠结中减轻疼痛,并随着大腿和强壮的手臂将对方扯的更近而乱作一团,近到几乎连呼吸都变得困难,但没人在意这个。会像这样一直呆下去除非第二天需要再次起来面对新的一天,新的任务。他们会下意识地保护彼此,甚至在入眠时也是。

-

而有些则显得糟糕。

Roy患上了失眠症。偶尔他能呆着整夜清醒,持续两三天一点不睡。太关注于他们的任务,所以睡觉没什么可能。他有太多事要做,并且,时间总是跟他作对,尤其是有太多人被牵扯进来。

当他整晚在实验室里工作、熬夜时更是这样,因为他不能让他的同伴失望。他宁愿死也不能让他失望。他不能忍受自己的不足。他必须做到。无论他需要多么尽力的尝试,无论他需要失去多少夜晚的安眠。

-

换个角度来说,Jason睡的也不好,梦魇依旧萦绕,即使所有事情看起来都古怪但正确的排列着。

入睡后几分钟,Jason会开始在床铺上辗转,直到他叫出某个名字。Bruce的名字,或者是Roy的。有时只会大喊“mother, please”。

这使Roy痛心,将他撕扯开来,支离破碎。因为他除了轻轻的叫醒Jason低声说“没事了,只是个噩梦,宝贝儿”以外,无能为力。

这令Jason沉默,几个小时,甚至几天。梦魇迫使他离开一阵,去思考、深入思索他最糟糕的恐惧。Roy永远不会了解那些,如果他对他自己坦诚,也会让两人都会被它所困。它把睡眠变成了对他们来说都无比艰巨的任务。

-

有时候他们也会独自一人。

争吵过后没有人选择睡觉,这经常发生。大部分都在为一些愚蠢的事情争论。Jason的愤怒源于他的脾气,他会说出本不该出口的话,做出不是他本意的事情。当中的一个选择离开。然后就得一个人消磨掉整个晚上,但他会回去,或者某个爆发争吵的地方——大概在一个小时后,也许是一整天。

环着Roy腰的手臂和印在脸颊上柔软的吻表达无声的歉意。每当这时,语言变得软弱无助。他们当中的任何一个都不需要用话语来想对方保证一切都会变好的,再一次。

-

最终,就是那个夜晚。

那个平常的夜晚,那个待在家里,过着将去欧洲走一趟之前为期两天假期的夜晚,那个分享一张床而Jason枕在Roy腿上的夜晚。

Roy戴着耳机,后背靠上床头,闭着眼睛。他入睡很慢,而当吵闹的音乐突然在他耳边炸开时,Jason在他腿上有了些动作。他起身轻扯掉耳机,跪在他腿间。Roy的脸被他的手捧起,平静、克制而又小心谨慎,还没来得及说点儿什么,Jason吻了他。有那么几秒,绿眼睛讶异的睁大,但他什么都不管了。

Jason从来都没像这样吻过他。一个被情欲所支配却仍轻柔的吻,意味深长却比他曾说过的所有都溢于言表。即使如此,他冲着本不属于他的温暖、柔和的唇用低声的耳语打断了那个吻。

-

“我一点也不想离开这张床,”他再一次吻了Roy,再次令Roy惊讶的开口前微笑着,“一点也不。”

-END-

[AO3无授渣翻]Shadows

#BruceDick#

原作:GradyGirl_12
翻译:苏悟

-渣翻,渣翻,渣翻。
-OOC都怪我。
-Thanks for reading!

Summary:
Dick understands Bruce's shadows.

他觉得他该悄悄溜走。

住进韦恩大宅没多久,他会因感到Bruce在黑暗当中的目光而醒来。

Bruce,或者Alfred会在噩梦过后来给予他安慰,但这不一样。噩梦没让他那么难受,当第一晚Bruce这么做的时候他并没有感到讶异。

Dick从来都没跟Bruce提起过,只是在被子下蜷紧身体,昏沉入睡,体会印在额上的吻,偷偷微笑。他是守护者同样他也被保护着。

Dick知道Bruce为什么这么做。他得看到Dick,清楚地知道他还在,因为当你深陷在一个人闪亮的眼睛时,你会疲倦,你会恐惧而需要宽慰的安心,需要知道你爱的人安全完好,你无法忍受只是在想它,你必须知道这个。

因此,Dick永远不会讶于阴影里的目光,相反,他很开心。

没人知道,所以他把这些留给自己。几乎所有人都认为他做事方法不同寻常而这也恰恰证明了这一点。在家里也没什么差别。

后来,Dick渐渐成长,便不再有Bruce在黑暗中的注视。Dick想念这个,不过他对另一些有关他的事更有好奇心。

按下征兆,小心确认Bruce对他的渴望。他懂得那种不轻易展露想法和感情的天性,他决心并跃跃欲试于打破那个界限,尤其在他十八岁生日之后。

调情,微笑,光裸的大腿,还有充满色情意味的眼神。

他清楚Bruce想要他。

而他也想要Bruce。

一个星光充斥夜空的晚上,Dick在床上醒来,数年来,他再一次感受到那目光。

他被像是蝙蝠侠披风的安全感和爱所包裹,微笑着抬起头,伸出手臂,被流过窗子的滚滚月光映亮。

他在黑暗中看到微光,也许有那么分钟的犹豫不决,Bruce自温和的阴影中走出,握住了Dick伸出的手,侧身坐上床垫,吻了他,用他那颗孤寂心中所有的爱。

Dick回吻过去,满足于此。

-END-

[AO3无授渣翻]A quention

#Cablepool#

原作:silvercobwebs
翻译:苏悟

-渣翻,渣翻,渣翻。

Summary: Nate has a question he's never ask.

What is it like?

Nate有时想对他提个问题。当他们在黑暗中躺在一起的时候,他头脑中存在“救世主”的低语,就像地球的运转。Nate常常思考,在那些不明智、琐碎、毫不相关的东西影响了他的想法,他会清除掉他们。无助与他使命的东西他不愿意多想。

偶尔,他禁不住好奇。

Wade大概睡着了,Nate不用再靠近就能感受到温度,还有汹涌翻腾的力量。这个男人很不安分。永不停止的运转着。听起来不可思议,他本来就是个见鬼的不可能,他应当被憎恶,但Nate并不这么想。

Wade是个人,血肉之躯且多嘴多舌,无比好战且令人惊讶,大笑、尖叫——从未改变。

一切停止运转的时候会是什么样子?他亲眼见过Wade开枪打进自己的脑子,或者被撞伤、摧毁。所有足以置人于死地的手段他都受过(大部分是因为他一点儿也不在意自身的安宁),他总能活着回来。Nate对于濒临死亡有他自己的感受,对于之后会发生什么有自己的见解,但是Wade...那可是Wade。他在生命最后时刻他会看到些什么?Wade跟他讲过,有段时间他曾疯狂的追寻过死亡(看起来很痛苦),可Nate完全不能确定Wade是不是在开玩笑。

他伸出一只手,皮肤碰触像是啁啾鸟儿振翅一样的,在伤疤瘢痕覆盖皮肤下的脉动。Wade的新陈代谢已经超越了最高限度,他现在在休息。荒谬的事实。

他再一次思忖着那个问题,晃了晃脑袋。

他知道他最好不要问一个他永远不想知道答案的问题。

-END-

[AO3无授渣翻]You'be older too

#BruceDick#

翻译:苏悟

-渣翻,渣翻,渣翻
-原作和网址找不到了qwq
-初稿,待修改
-文中引用歌词信息正在收集
-歌词不译

Summary:Bruce has to say“I love you” in a song. Dick responds in verse.

过去的三天里,Bruce会在奇怪的空闲哼唱马赛曲。不过当他停歇在屋顶上最为蝙蝠侠的时候,显然就不太对劲了。

Dick手按上他的肩膀,“嘿,听着,有时每个人脑袋里都会有一首歌盘旋不停,但你能停下么?这令那是你让我穿得像玛莉安托内特皇后[1]的事一直在我眼前打转。”

蝙蝠侠微笑隐约,若有若无。“我并没有那样的想法,我甚至从未那样想过。”

“那是什么?是相同调子的赞美诗[2]?还是其他?”

“我在想一些更'英式'的东西,真的。”蝙蝠侠说,温和的像是Bruce。

下面的小巷子里响起枪声。谈话结束,夜晚的首战开始。

他们逮住了一群暴徒——鳄鱼人的手下,可预先准备好又一次从市镇逃走的不是他。

然后在动身前往废水处理工厂寻找有关鳄鱼人的更多线索时蝙蝠又开始哼唱起来。

这次Dick用一句歌词打断了他,用他最棒的利物浦口音[3]唱着。

“我从没想过那的确是真的。”Bruce在通讯时说。

Dick皱了皱鼻子,“是'There's nothing you can do that can't be done, there's nothing you can sing that can't be song' [4]?”

他被瞪了。

“忽略无聊的赘述。我的意思是最主要的前提。”

“哦,”Dick说“那——是让我们每晚出来夜巡?是么?”

“是爱和一大笔钱。”Bruce抒发着他的幽默感。

Dick笑道:“的确。但更像是——”他唱:“can't buy me love—or—something[5].”

“嗯。”Bruce开始变得默然,好像驾驶车子真的花费了他极大部分的注意力。

“但是,我只是,你知道的,感到好奇——”Dick话音渐渐弱了下去。

“怎么?”

“我的意思是,现在很好,因为,嗯——所有的事,但是——”他在光裸的膝盖上轻敲手指。

“你知道'When I get older, losing my hair—— many years from now——' ”

“Dick,”Bruce打断了他,用戴着防护手套的手掌覆上他不安动作着的手。“离64岁还有很久 ”

“没错,”Dick说,冲着他咧嘴笑起来。“我想说的是34岁,你并没有掉头发——还没有。”

在停顿后说。

Bruce笑着。“And yet you believe in the all-sufficient power of love[6].”

Dick转动手腕让他们的手指交织在一起。“嗯——是的,还有这么久。”

Bruce捏了捏他的手。

“我想那足够了。”

-END-

-注释什么的,下一次修改的时候一起打。
-[6]-没错我这里怂的还没想好怎么翻。

#BruceDick#

[刚刚尝试贴全文,毫无疑问被和谐了。]
[谁知道lof咋抽风...链接扔评论啦,如果还是点不开的话私信我来发链接!]
[♡]

[AO3无授渣翻]Silence

#BruceDick#

原作:GradyGirl_12
翻译:苏悟

        寂静。

        整座大宅弥漫着深重的静默。

        水晶吊灯碰撞叮当,渐行渐远,剩下触入地下的轻微颤动。

        穿过书房、办公室、餐厅和舞厅,它好像也浸泡在一杯Alfred最喜欢的伯爵茶里。

        厨房,那里只有烤箱里的蓝莓松糕烤熟时定时器偶尔声响。

        卧室窗边,微风轻抚的幕帘问候着浴室里花洒低落的滴答水声。

        它一点一点涌过玄关,踱下精制的桃花心木楼梯,路过报时精准的古老钟表。

        向下,再向下。蝙蝠洞内披风摩擦作响,水气氤氲,机器嗡鸣。

        地面水塘起了涟漪,不合时宜的风从树林中走过,它们为人类内心的伤悲而叹息。知更鸟于树上嘤咛,厨门边风铃回响。

        脚步声盘旋回荡在大宅里,一间一间屋子的踏入,缓慢,谨慎而克制,渐渐加快的步速直到皮革掠过草丛。

        一个单薄的身影面对海堤站立,追寻着海洋的光辉。

        -“Dick.”

        人影僵硬了一下。

        -“我很遗憾。”

        声音伤感,透着挫败,Dick转过身,眼眶盈满泪水。是…愤怒?沮丧?还是悲伤?

        Bruce接过Dick伸来的手,他将年少者拉入一个怀抱,泪光闪烁。

        静默无声。

        这一次,healing.[1]

-END-

-[1]-原文healing,释义:The process of getting better after an enmotional shock.
-PS:我觉得全文前半写的是B在宅子里找D的过程和描写。